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运动 > 正文

生动守法:中国社会媒体的形象

英国广播公司在元旦发表了一篇文章2019中国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 报告称网民必须“逃避审查人员”来表达他们对香港、面部识别技术、长工作时间和性侵犯等话题的看法。但仔细一看,这篇文章未能提供证据,未能准确地描绘出活跃的中国网络环境和网络用户的活跃在线参与。
 
例如,这篇文章声称“中国的女性让政府审查人员难以过滤他们的性侵犯体验”,这样的框架假定有过滤这类内容的开始。
 
分析家嘲弄了这样的叙述,并指出一些西方媒体正在想象敌人和制造问题,比如在中国被认为扭曲的公共领域。
 
“他们(西方媒体)非常有策略地回避责任来证明某些事情,更不用说他们声称的完全符合他们的观众的定型,”北京中国网络空间战略研究所的负责人Qin An告诉环球时报。
 
拜厄斯推动西方媒体将中国网络社交媒体描绘成不自由的,忽略了人们自由、积极地讨论各种话题的事实。
新浪微博每天都有大约2亿1000万名活跃用户分享自己的帖子、照片和视频。微博用户经常讨论共同关心的话题,如香港暴动国庆节阅兵式,一个家庭暴力事件,一个被前男友虐待的美女博客,以及其他问题。
 
像Douyin和蒯守这样的短视频平台展示了来自不同种族和经济背景的人们的生活,为人类学家提供了研究资料。
 
KATAYA是一位在美国工作四年的北京国家工作人员,他利用社交媒体平台对其公司的潜在用户进行调查。他说,这个过程使他的工作更有趣。
 
Kataya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我经常在大城市与受过良好教育的白领接触,但社交媒体平台让我有机会审视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
 
他说:“男女富豪和博士学位的持有者以及那些刚刚读完初中的人都在为这个经历着重大变化的混合型国家而努力奋斗,这与我的祖国有很大的不同,这让我很吃惊。”
 
秦强调,西方媒体忽视了中国社会媒体的动态性,扭曲了中国的互联网治理政策,以适应偏颇的刻板印象。
 
“西方媒体报道经常攻击中国政府取悦他们的读者,否则他们会被批评为政治上不正确的,”秦说,引用脸谱网和Twitter封堵的内容,这些内容以批评或揭露香港暴乱为例。
 
秦还指出了中国互联网治理攻击背后的政治原因,即颜色革命的倡导者。
 
社会媒体已经证明通过议程设置和内容控制动员反政府力量是有效的,并且有效地塑造了信息流。西方媒体只报道警察执法,同时淡化暴乱者的暴力行为,这实际上是混乱的原因。这一策略被证明是有效的。过去十年的另一个例子是阿拉伯之春。
 
“但中国发展网络能力的步伐并没有被别有用心的声音所动摇,”秦说。
 
中国一直在投资互联网基础设施,包括5G网络、块链和云技术,不仅促进经济,而且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该国也在完善对网络空间的治理,鼓励公众通过互联网从事社会事务。
 
各级政府部门已建立社会媒体账户,及时更新信息,征求公众意见。
 
但公开和坦率的讨论并不意味着社交媒体平台是监管之外的地方,秦指出。
 
秦说,色情和暴力的内容,谣言和诽谤的其他网络用户必须被镇压。他说,政府和在线平台都应该担负起责任,因为建设一个健康活泼的网络环境并不是小菜一碟。
 
在更大的画面上,威胁还存在于网络恐怖主义、网络犯罪、网络霸权主义、网络自由主义和网络军国主义。